睡醒前淺淺的做了個夢
似乎有關野獸闖入了建築物的事件.
一時間大家都箭拔弩張的緊繃著,卻遲遲未有人向牠動手,突然某支箭自人堆中射出,在驚呼聲中卻發現野獸毫髮未損,箭是直挺的沒入另一人的胸腔內,那人就像是被砍倒的樹木笨重的倒下
霎時間全部人都發箭了,卻沒有任何一支是射向獸身,顯然人們攻擊的目標是彼此,並在發箭時一並倒下.
故事至此我看見了獸的眼睛,牠有著肥厚的瞼,顏色是深深的湖綠色.沉默,巨大,冰涼,而憂傷,像是中年男人的手,我想牠突然介入人類生活不為什麼,或許是被迫.無心挑起戰端,但是現在,牠眼前這些死人堆起來都比牠更高了.
然後我驚醒,在死寂的建築物內

wyolica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